杨一苇

·
·
长夜放歌,我心无长夜。我有永远不会熄灭的灯火。
荒野放歌,我心无荒野。我知道四面都是新兴的宇宙。

《大众的反抗》复制粘贴

大众发声的现象之所以是野蛮的,是因为他们既没有因为资质不够而选择不参与那些活动,也没有为了能够使自己的资质契合于他所参与的那些活动而做出努力。

他们仅仅只是……就那么理直气壮地强行参与了,而且丝毫不以自己扭曲的形象或滑稽的举动为耻。

1个老苇蹭热度:


我们这个时代典型的特征就是,平庸的心智尽管知道自己是平庸的,却理直气壮地要求平庸的权力,并把它强加于自己触角所及的一切地方。

而我们这个时代最大的耻辱亦在于此,平庸的人并不认为自己是不平凡的,是出类拔萃的;正相反,平庸的人不但承认自己是平庸的,而且还宣称平庸是一种权利,并要求强制推行这种权利。

↑这两段车轱辘话尤为迷人

这种冥顽与封闭一方面使得大众无能于表达观点或进行理论化,另一方面他们不再倾听和尊重他人的看法(因为他们自以为已经通晓一切),而是理直气壮地强制推行其所谓的“观点”。
大众从未思考过自己所持观念的理由,也拒绝通过讨论和沟通解决问题,拒绝一切规则与理性,因为一旦开始自我检讨,他们便会迷失自我。
大众所做的唯一的事是直接行动,强制干预。真正的文明是共同生活的意愿,它试图把武力变为最后的手段,而同质化的大众却粗暴地摧毁一切反对派,并宣称这种直接行动为首要的理性,这无异于破坏了一切文明的基础。


评论

热度(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