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一苇

·
·
长夜放歌,我心无长夜。我有永远不会熄灭的灯火。
荒野放歌,我心无荒野。我知道四面都是新兴的宇宙。

【郑楚无差】【论百货商场与诺斯特罗莫号货运飞船内部结构之相似性】

*和上次一个背景。
*有点小崩,大概。
——————
楚轩推着一辆购物车。

这个句子从逻辑上和从现实上来说都是完全成立的。没有语法错误,没有用词不当,简言之没什么毛病。但就意义而言,它至少在轮回众眼中几乎能与金老那句著名的“Mr.林国达 is perpenticular to the blackboard.”划上全等号。我的意思是,楚轩大校按道理说在是永远不可能推着一辆购物车在大型商场里正常购物的,就像那位林兄永远不可能活着垂直于黑板一样。

可能今天林国达君突然获得了念动力。

郑吒挺自豪的,他也的确应该为此自满一下。既是为了他成功将楚轩从地下室里拖了出来,也是为了这次他竟然只吃了两句“类人猿的智慧”和一个冷笑。真是可喜可贺,看来他的智者今天心情不错。他心满意足的这么想着,跟在楚大爷后边,慢悠悠的,从神态到动作都有点像一只鸡妈妈。

楚轩一步一步的走,没管他。每一步都丈量过一般完全等距,身形笔挺,像上发条后会推着小车迈步走的一只打鼓猴子。

胡萝卜,黄瓜,西红柿。啤酒,饼干,火腿。方便面,吐司,番茄酱。他看着购物清单。你不能期待这两位(一位是在轮回空间被惯坏了一位是打小养成的老爷陋习)早已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的大爷擅长下厨,你更不能期待他们在这种以训练之名行度假之实的时候能老老实实谦虚认真学习好妈妈烹饪123。最后,你最好也别期待他们能开火动油烟,因为那意味着要有人洗碗。

……什么?你想见识一下电浆洗碗机?好的,当我没说……

楚轩在对照购物车中的东西,和清单。还需要两打鸡蛋,即食奶酪片和几块洗碗布。他想。头发有点乱了,眼镜滑到鼻尖上。他认真的读那张纸。这景象能把半个龙隐的研究员吓挺咯。

嘿嘿嘿。

郑吒想。

嘿嘿嘿。

楚轩折好那张东西,安安静静瞥了自己的队长一眼,没说话。尽管仍旧不理解原理,但他知道这种时候指出郑吒是个类人猿的智慧完全一点用都没有。经历多次尝试后,他总结出了这个总是正确的经验规律,于是沉默着,取下两盒鸡蛋放进购物车,稳妥地放正。

再摆一次。好,稳定了。

现在还差洗碗布和奶酪。一张三维立体的商场地图在他的脑中缓缓铺开,立刻与进门时见到的分区标识重叠贴合对应起来。一个在出口必经之路上,一个在西南角。他扶一下眼镜,规划路线。

郑吒。他开口。你去拿洗碗布。

哦哦,好。郑吒还沉浸在他的可怕妄想中(我不太想描述它们),顺从的应声,转身就走。

你还不知道它所处的位置。楚轩指出这点。

郑吒站住,转过头来。仍旧挂着傻笑,眼神有点飘。

楚轩再一次确定了应该辩证的看待开四阶,就像看待所有其他事那样。比如他现在能感觉到头痛,但从前可没有过这种烦恼。

“郑吒。”他说,“鉴于家居区距离你大约有十个大区域的距离。如果以你正常行走的速度而言,大约七分钟可以到达。”

郑吒感到了这句话的熟悉,他抬起眼来,带着一种有点怪异的表情,小心翼翼地看了他的智者一眼,好像在憋笑。

楚轩不为所动。

 “我会给你十五分钟的时间,一直向前走,具体位置是前,前,前,左,前,左,前,左。这是你路程与方向,我再重复一遍,前,前,前,左,前,左,前,左。你有三分钟时间拿取洗碗布,十五分钟之内必须到达收银台,我会在二十分钟内离开。”楚轩照本宣科地说。

“……如果我没能到呢?”郑吒的眼神更加怪异了。

“如果你没办法在这段时间内到达收银台……很抱歉,我会自己先走。毕竟钟点工将在两小时之后到达,我需要处理残局。”

楚轩最后停了停,思考片刻,找补了一句。

“并且,我不会给你开门。”

郑吒的脸青了。

“计时……开始!”

一声令下,曾令无数怪兽丧尸亡灵精怪闻风丧胆的轮回至少第二强中洲队队长先生立刻拧过身子去撒开腿就跑。其慌里慌张度仿佛后边追了一个团的爬行者。他的身影消失在货架后边,撞掉了两罐奶粉。

楚轩凝视了他的背影几秒钟。

类人猿的智慧啊。他总结,随后推着购物车离开了。

当然,他结完账后压根就没等他的队长一秒钟。

当夜后,小镇上开始流传怪谈。

……关于一只,会栖息在房顶上的,带翼活滴水嘴兽的传说。

END
————————
注释1:“林国达君垂直于黑板”的梗自汪曾祺先生的《金岳霖先生》一文,令人怀念的初中生活。
注释2: 滴水嘴兽,又称雨漏,石像鬼,是建筑输水管道喷口终端的一种雕饰。它一般是雕刻成动物或鬼怪模样,作用在于把屋顶上流下来的雨水通过嘴上的空排出,以免雨水沿着建筑物的墙壁流下来。
注释3:诺斯特罗莫号货运飞船是异形1的舞台,楚轩后边令人惊异的要求完全是原著台词。所以这其实是两个妈的给佬在疯狂胡玩无人能懂的又烂又老冷梗。

评论(4)

热度(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