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一苇

·
·
长夜放歌,我心无长夜。我有永远不会熄灭的灯火。
荒野放歌,我心无荒野。我知道四面都是新兴的宇宙。

简叙


*《无限恐怖》粮向同人
*以恶魔队队员罗甘道为中心的故事。
*一个点梗
*温暖一点,大概总是好的。

——————————————————

复制体罗甘道咣当一声摔上了门。随后他瘫倒在那张干净整洁的酒店式样床上,立刻沉浸入梦中。那些梦充满了令人熟悉的恶意,复仇,鲜血和背叛,还有他憎恶的那些伪善者们。

他痛得了不得。但同时,他因以牙还牙,以血还血而感到轻松。他认为自己是脱离了那些伪善的一个恶人,他是恶的那方。他不期待友谊,羁绊与热情。他没有同伴和并行者。他不拥有它们。

他也努力令自己唾弃,憎恶它们。

这令他不适,有点痛,有点难过,一点冷。

但这才是真实,他想。

……这是好的。

与此同时,恶魔郑吒坐在他的屋子里,灭掉火,吐一口气,垂下眼皮露出几秒钟的疲倦神态,又厉起神色,回复成那种带戾气的一片平静。随后,他思考一阵,揪下一根头发,末了还是打开设备,联系楚轩,讨论他队员的强化问题。

他们讨论,用语简短,持续颇久。

郑吒开始发愁。无论怎么节衣缩食,队内的公共奖励点还是不够。于是这时楚轩开始推销他的计划。他认为罗甘道不强化使徒属性,改些别的也可以,他的个人意愿无关紧要。不然万一太麻烦了,干掉也行。

随后,他被恶魔郑吒一字否决,立刻安静地闭上了嘴。

于是,自顾自的,恶魔郑吒开始联络他的更多队员。竟然这个点还没睡的昊天也许就是在等这条消息哪。他打哈欠、咕哝些无意义的模糊字眼、同楚轩问起事情始末,随即立刻开始一大串先杂英语(他的发音带点纽约客常有的懒洋洋味儿)后夹杂拉丁文专有名词的可怕讨论;汤姆正与他的女朋友亲热,被打断时先是近乎发火,又立刻变成一种鸭子被掐喉咙时的声音;赵缀空好像一直都不睡觉,他甜蜜地温柔地发声,嘻嘻嘻嘻地笑;伪娘则每句话都带了奇妙的颤音。关于修真,风水,手气和玄学的讨论和大笑随后占领了整个频道。更多的声音加入,频道越发嘈杂,更多人开始讨论关心他们一个同伴队员的强化。话题四处乱窜,无数次跑偏,歪到昊天能冻死个人快赶上北冰队队长大招的冷笑话,女孩儿们的吊带袜、发型与做菜指南,又是一些伪娘带头的少儿不宜,被楚轩的咳嗽拉回来……在几十秒后向着另一条岔道开始狂奔。

恶魔郑吒耐心地等着,沉默不语,在五分钟之后貌似无意清了清嗓子。

于是全部人员都在几秒钟内闭上了嘴,像突然而然有人打开了全体禁言。他们在自己的屋子里颤抖瑟缩,如秋日傍晚寒流来临时的小鹌鹑,频道内安静无声,一根针落地都能听的清清楚楚,像压根没人在那里。

恶魔队队长开始发言。

他一锤定音,要求他的智者现在开始现场编写奖励点贷款,归还及利率的相关条款,十五分钟后,所有频道内恶魔队成员投票并提供基础资金,罗甘道的票交给他自己。队员们一下子都闹明白了这到底是在唱哪一出,并且对此毫无意见,遂乱七八糟开腔,表示跟随队长意志一百年不动摇。汤姆的表忠心台词实在太肉麻了,并且没一个字真正念对了调儿。恶魔郑吒努力令自己保持着脸上的漆黑,不停想着赵缀空的嘻嘻笑,终于没笑出声。

恶魔楚轩在两三分钟后就完成了这件事,随即他直接念了出来。那些他在队内频道诵出的条文里充满陷阱且十分苛刻,能叫一个借了三奖励点的人在两部恐怖片后被追债到剩不下一条内裤。昊天的干笑声一下子成了通讯器里唯一能听到的声音。他的队长根本就没听他的智者在念什么,也打开都没打开楚轩传来的文件,就直接干脆利落退回,让他重写。

楚轩闷不吭声的照做了。但这发展被重复至少三次。最后终于被恶魔郑吒开始阅读的条文,让他在刚读完第一条时即不小心炸了他的整个房间,并在内心里止不住的对罗甘道升起极高的怜悯。

于是他怀着某种诡异的责任感推门,出去,敲楚轩的门,站在那眼镜男身后边,瞪着他编写一份新计划,假装自己在任何时候都有可能马上蹦起来并瞬间爆炸。

尽管事情这样疯狂搞笑又滑稽可怕,最后投票时,所有人还是都投了同意。他们一个接一个静悄悄推门而出,沉默不语,与主神交流,转那笔账。楚轩站在主神底下,接受这笔款项。他计算起来,刨去初号机的价格竟然还能剩下不少。但在决定自其中多克扣三成时,他被抱臂而立站在后边瞪他,从他眼镜片反光里看出点端倪的恶魔郑吒在后脑勺上狠抽了一巴掌。

轮回智者最强之一就这么飞了出去,啪叽一声,脸着了地。楚轩趴在那儿,装几秒钟死,被恶魔郑吒的黑面一声哼挂起来修复。落地后,他推推眼镜,假装没发生过任何事,还摸出一个苹果来吃。

咔嚓咔嚓,咔嚓咔嚓。

目击者们吓得都快当场患上心肌梗塞了,但同时,又忍不住想疯狂爆笑。他们于脑中在几分钟内死去活来至少十次,回到房间内纷纷决定将这记忆提取出来日后欣赏并相互分享,以建立360度无死角的影像记录。

于是事情就这样定啦。第二天清早,恶魔队队员罗甘道被敲门声惊醒,昊天笑嘻嘻地向他通告这条消息,即楚轩经过分析决定借他这笔奖励点,利息不算,但必须配合实验。

于是他怀着想把楚轩立刻打死的心走出门去,接受强化,获得了他日思夜想的机器人,茫然于楚轩为什么老捏他自己的鼻梁。虽然愉快,但他仍旧觉得自己将死的很早。于是他回屋锻炼。

但下一场恐怖片,下下场,再下下场,没人给他提过这件事。

楚轩在第二场时经历了可怕敌手的正面攻击,近乎死掉,且元气大伤……也许那部分记忆丢失了。

罗甘道带点侥幸这样想着,于是每每回到空间,就立刻将大多点数用作个人强化之用,给楚轩的那部分公共点数则总多那么一二百。

随后呢?

直到最终一战,直到两人回归,直到更久,更久的以后……各位都复活了,恶魔队又聚起来了,人们来了又去去了又来……一直没人提过这件事。

大概,大家都忘了。

但是,那份奖励点出借合同还躺在恶魔楚轩的储物空间里呢。最底下,压在成山的苹果下边,仍旧完好,只是旧点。

签名栏被写满了,五花八门的文字一口气堆到了纸张反面,那些签名有的龙飞凤舞,有的规规矩矩,有的带星星,带心,带小太极。郑吒的名字把纸烧了个窟窿,张小雪的字体清秀又漂亮,楚轩的名字则规规矩矩,像三号楷体。

那些名字里始终差了一个。

罗甘道,从始至终,都不知道这件事。

评论(8)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