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一苇

·
·
长夜放歌,我心无长夜。我有永远不会熄灭的灯火。
荒野放歌,我心无荒野。我知道四面都是新兴的宇宙。

[西幻风AU世设]无尽轮回之使徒

冰冷,抖动。

石质的接触面在移动,自己躺在那上面。

它要去哪儿?

他呢?

他又将去向——?

……

冷。

黑暗。

僵硬。

突兀地——对身体的掌控权回归。

郑吒(注1)从未想过自己还能醒来。

他自冰冷的不明材质地面上一跃而起,环顾一周这个古怪的石质房间,压下混沌大脑内的全部疑问,努力地(实际上,滑稽的)模仿着他所见过的同族最精良战士的举动——背微微躬起,脚一前一后分开一个距离,错拳——警戒地注视着面前显而易见也是同族的人。

当然了,危险的家伙。

对面,面孔上有道可怕疤痕的黑发青年几乎是懒洋洋地抬起手来,用两根手指夹住嘴边的纸棍,狠狠地吸了一大口,随即由口中拿下了那一小段剩余下来的,冒着烟和一些烟叶香气的纸筒。看起来对自己面前这位同族的怒气非常不在意的样子。

然后,把纸筒随手弹了出去。

一只精致的鹿皮靴子随后踏上去,踩紧。

它被碾碎了

即使是处在随时会丢掉性命的状态下,郑吒还是几乎抑制不住的为那张纸露出了既心疼又愤怒的表情——同为“华”族,对方那从小该有的,“尊敬并珍惜那些可以用来写字的纸张(注2)”的教育都被吃进了什么别的东西的肚子里吗?!

太浪费了!

他的思维还没从这个方面上转回来,他面前的这位同族也就很贴心的没有向他提示任何事。

 当然包括对方身上那件低等文官女神的牧师袍已经由于太过贴身,既“轻薄”又“舒适”,而且油得像蛋饼一般,已经被其主人的过大动作撑得快要裂开——这点小问题。

 “……不错,新人。”

 他露出了一个自己很清楚,会被疤痕放大了效果的可怕微笑,按照惯例的流程。

 “你是这些‘卑裴(注3)’里资质最好的一个。”

 他的表情轻蔑如同注视一根苇草,将这个词,像它的涵义那样,发得就像两个火星四溅的“呸”。

 ____________

 注1:按照通用语而言,他们的名字都绝对不止两个词。不过为了作者和读者两方的视力健康,我们还是用最短的那个比较好——为了能够生动的表示出他们精深文字所代表的全部意义,华族们某种意义上都要和侏儒接近了。他们的真实名字都是用通用语念出来在一分钟内听不完的那种类型。并因此他们不惧怕任何法师有关真名的诅咒。

注2:华文“敬惜字纸”

注3: 这是一个矮人语内低俗的咒骂词汇。实际上指的是一种矮人风俗中最粗劣的食品——给溪谷矮人(矮人社会内最低劣的种族,又臭又脏,生命力顽强,什么都吃)们吃的那些。它由泥沙,植物根茎碎末,树叶,以及昆虫酱构成,哪怕是出现在极端穷困人家的餐桌上也是对客人的极大侮辱。大意类似于“废物点心”或“蛆食”或“猪料。

 ******

郑吒,一位来自某个自由城邦的,属于某个有闲情养文官大人手底下的,血脉属于大陆上“被魔法拒绝”那个族类——华族——的文官,郑吒。后激发天赋成为一位极为罕见的龙裔吸血鬼战士,令人抽搐地坚持着自己的善良阵营……

萧宏律,具有华族部分血脉的术士。拥有力量但实在过分的年幼。血脉内不属于人类的那部分让他拥有潜能,能够有限度地同龙沟通,随意操控玩弄魔法能量,凭空呼唤火球、闪电与风雪。但这天赋的代价是在他某次失控时炸飞了某个抚养他长大的邪恶法师的法师塔,他的“父亲”和“学徒姐姐”……

 楚轩,无法施法的法师,华族。似乎是某个邪恶法师组织生物实验的产物。由于被制作所导致的先天性的缺陷,他缺少“触感”“味觉”这两项感知手段,连带着他连感情这东西是什么都理解的极为困难。在碎星城邦的法师学院内独自研习十几年,精通所有神秘语言,知识,最隐秘的传说——但是一个最简单的魔法伎俩都放不出来。在将自己带回法师学院的养父去世后因被其学徒排斥而离开法塔,独身远行……

 詹岚,心灵术士,华族。原本是某个还算殷实家庭的普通女孩儿,在空闲时写过些妄想冒险小说,在眼睁睁看着自己未婚夫“多管闲事”而被拖走,两个家庭被牵连,自己却对此完全的无能为力时心灵能量爆发,离开了这个令人绝望的城镇成为了一名冒险者……

程啸,由德鲁伊转成的战士,华族。无法接受自己绝对中立阵营德鲁伊家族对世界上所有事物一视同仁的冷漠态度,在自己心爱的女孩儿亡故后愤而出走……

霸王,重型机弩手,兽化人,熟练的冒险者,原冒险团团员全军覆没……

 零点,轻型十字弩/超远程长弓手,半华族血脉,远程攻击大陆第一人……

 赵樱空,她那同自己血脉相连,并互相深爱着的哥哥,赵缀空,杀死了她的家族“赵家”几乎全部成员,一位影舞者……

张恒,半精灵(四分之一精灵血脉),魔弓手,那份血液内流淌的精灵特质和过去经历使然,他厌恶并恐惧任何意义上的争斗……

昊天,心灵术士与熟练的游荡者(盗贼),华族,亚当的挚友……

亚当,奥术士,魔法帝国耐瑟瑞尔遗产的继承者,希望能够成为自己命运的真正主人,或者直截了当的说,成为神……

尼奥斯,心灵武士……

恶魔郑吒,郑吒被“死敌相杀镜”照射后造出的生命体,复制了郑吒几乎全部的东西……

恶魔楚轩,楚轩被“死敌相杀镜”照射后造出的生命体,因缺失感情而无法理解被相杀镜所赋予的,对于本体的最深切憎恨……

曾经的“荒”大陆之主神,在面对世界倾颓的最大危机时付出所有,将他的各部子民们送到这片不知名的,混乱危险的大陆,费伦。

于是他们在这儿延续血脉,繁衍生息。

现在,自称为他们主神的什么存在,回来了。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