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一苇

·
·
长夜放歌,我心无长夜。我有永远不会熄灭的灯火。
荒野放歌,我心无荒野。我知道四面都是新兴的宇宙。

非典型性留美少年日常,昊天中心,无cp向

-作者备注的话-

——时间线为昊天14(的脸,具体年龄因人造人泡药水而不计),亚当17,楚轩18。楚轩进轮回22 
——玺鳞←是我私设的龙隐超级电脑,楚轩出品,能用无效数据堆积导致的系统过热几分钟内炸飞“天河”。

以上。:)

昊天蹲在沙发椅上。 

灯没开。

显示器荧光打在他脸正面,把这张看起来明明就挺好的面孔打成了男版的伽椰子小姐般德行。

他衣服皱皱巴巴,如三天没换;头发乱七八糟,如标准鸟巢;眼底青至近黑,如我国国宝;没穿鞋,脚上只有一只袜子。他睡眼惺松,在面前的电脑桌上面支单肘撑着腮,单手在键盘上敲敲打打……看起来活脱脱一个趁着家里大人熟睡半夜偷起打网游,蹲等野图boss刷新的适龄熊孩子。

 ……嗯。

如果不添上他面前那三个摆成弧形电脑屏幕拢起的那一片莹莹黑光黯淡又明亮,苍白僵直的编程符号逆行瀑布般由那片平直且毫无渐变的黑幕上飞快掠过,看起来活像一场上下颠倒的宏大流星暴雨;让人听久会萌生烦躁心情的机械键盘咔哒轻响反复重叠,叠加,增效,最后变成了足够巨大,到能把熟睡人惊醒程度的硬质塑料互相叩击声息;主机风扇疯狂旋转,一股崭新零件的味道在屋子里徘徊不去;镜头拉近细看屏幕内容——还正好是他往对面儿当头投弹,几打病毒集束炸弹雨点般洒落将对方阵地上炸的遍地花开,又亲身上阵颇猥琐突进到对手面前,立即往人家脑袋上狠狠扣下整整一桶的压缩垃圾包——

——成堆的压缩包一被对面电脑自动解压立刻轰然膨胀炸开,成为不断疯狂膨大的无效数据洪流,那边儿的阵地立即被淹没在体积还在飞速增长的山体之下,一秒钟内已被压的不见踪影…… 

刚刚那个关于熊孩子和网游的猜测其实还挺像那么回事的。 

被挑事的倒霉蛋咕哝着,骂了句英文,丢出手头最后几个病毒包炸飞几个僵尸壁垒开出一条血路,扔下自己那位(已被淹了半截身子,却仍旧在奋力向高高山体内进军,发誓要亲手干掉对方大将的)队友兼搭档不管,好不容易才脱离战斗中心区域。

黑发的少年在屏幕前边儿抓了抓又开始发痒的下巴,嘿嘿嘿坏笑三声,想着先去找杯咖啡安慰一下自己36小时无休的脑袋,好把这场宿命般的对决留给自己的老友亚当,和大洋彼岸的那个谁。 

呃……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突然被找事儿……兴许龙隐那一位生物智脑也进了最新款“熊猫烧香”病毒……不过话又说回来,谁能搞清楚……呃……楚那个谁……谁能搞清楚他到底在琢磨什么那就可以直接去当世界之王了……所以说,嗨,管他呢?……

亚洲男孩儿对着还在飞速刷下暴雨般滂沱字符的屏幕耸一耸肩,摊开双手。

随即他搔着一边脸颊,由座位上爬起点身子,去够显示器旁的半袋烧烤味儿薯片。眼前屏幕上,老友和生物智脑杀得昏天黑地,两人却(堪称诡异的)堪堪打平。

估计那位楚大爷看都没看就随便开哪台机子,顶着自己最高权限跳过防火墙,扯根线随随便便直接驳接卫星,反射进大陆服务器,二度翻墙,以赴半夜幽会的速度向着这边儿飞奔,飞奔,飞奔而来……pia,热情似火地大耳刮子抽了自己一巴掌。

这么一连串下来,他也真是不够烦啊……

……不,和他要求“烦”这事是我要求过高。耶稣基督啊。

不过看这样,那个楚那个谁用的肯定不是龙隐的“玺鳞”。

不然亚当早给抽得不要不要的翻过去了,还得飞出两三公里,滚个三四圈。 

 啧啧。

年轻人有模有样地摇摇头。

有伤天和,有伤天和。 

围观野路子自学成才心狠手辣实战派黑帽大咖跟规规矩矩好学生一本正经精确无比白帽大侠互殴王八拳(?)看得high,昊天眯着眼,舒舒服服在观众席上伸个懒腰。脊骨嘎吱作响,他快慰地叹一口气。

之后,他往嘴里塞了整把薯片,鼓着咔嚓咔嚓作响而外观如仓鼠般的腮帮子慢悠悠爬起来,伸长胳膊去够开关,准备关了显示器让它散会儿热,找个速溶咖啡包泡泡喝。

 他的手僵在半道。 

 一瞬安静,比特世界内,霎时轰然涌起山般层叠火光! 

 ……玺鳞!

 完全没做好准备的亚当,毫无悬念地被巨型盘龙微微伸展开的身体一掀,一尾巴抽翻在地,反抗都没来得及,就连同整个存在数据一块儿被一团龙口喷出的巨型火球轰得干干净净。刚刚他同搭档好不容易垒起的那座巨型堡垒一秒钟内就坍塌颓敝成遍地碎屑,埃土尘烟高高腾起。

巨龙张开盘绕身躯,昂首飞舞至高空,长声咆哮怒吼,五爪张开,傲然俯视身下蝼蚁般存在,紧盯惊慌失措的渺小猎物,悍然俯冲—— 

 昊天甚至还没来得及扯掉网线,就看见路由器上几点状态指示灯疯狂闪烁,冒出点青烟给毁的干干脆脆。 

千言万语汇成一个字儿。 

中文,纯正极了的普通话。

 “操!” 

 电脑屏幕闪了闪,黑屏,又亮起来,成为普通的windows xp操作系统桌面。 

 叮咚一声,提示有新邮件。 

 鼠标指针挪过去。 卡嗒。

 文件打开。 

……

 娃娃脸青青,咬牙切齿,唇角抽搐。 

 身后地板吱呀声愈发接近,昊天猛然戒备转头。熊孩子下一秒种转为惊恐的面孔对上了一张(因刚刚出完任务睡眠不足而)黑漆且青筋欲爆的(名义上是)自己家长的暴怒脸孔…… 

 ……家暴场面少儿不宜,屏蔽之。

世界清净了。 

 显示器上,未来得及被关闭的那个邮件页面颇无辜的亮了很久。 

“适度上网增智,沉迷网络伤身。

 鉴于你网络安全技术方面所表现出的良好天分,已特升级你可接受任务级别为x。

 我方已联系你监护人,将在日后升级与此相关的训练要求及训练时长,以促进你能力提升。 

 愿发奋努力,为国奋战,勇攀高峰,为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奉献出自己的一份力量。 

新一次任务内容见附件。

 龙隐基地

 2004.7” 

 …… 

 按照父亲要求,自认正常完成了“关照后辈”任务的新晋楚少校,毫无滥用职权公私不分的自觉。他认认真真盯着“玺鳞”屏幕,一步一步输入密码验证身份来关闭这台超级计算机。

之后,他突兀地,仅仅由于身体本能反应,连着打了两个巨大的喷嚏。 

年轻的人造人颇茫然地顿一顿,抬了抬头。他为令生理性泪水褪去而眨眨眼睛,随后慢吞吞扶扶眼镜。 

 ……也许换气设施要检修了。他想。

评论(2)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