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一苇

·
·
长夜放歌,我心无长夜。我有永远不会熄灭的灯火。
荒野放歌,我心无荒野。我知道四面都是新兴的宇宙。

【黑夜将至】【校园AU】你有病啊!

*欢乐向。
*校园paro
*全员都是智障。疯狂玩梗,没有内容。
*意思是说不仅没有脑子,而且也没有头。
*我已经是个只会讲冷笑话的废人了。

*对啊!!而且我他妈还没有药啊!!!!
————————————————

  1

  我同桌是个凶人。

  杨小千如此做结论,翻了个面躺,像条咸鱼。咸鱼先生把自己的左边腮帮子压在冰凉光滑的桌面上凉着,在课间的吵嚷声里一边打哈欠,一边百无聊赖去吹那几搓落到眼前头的刘海。

        在模模糊糊的视线里,能看到前边有人忍无可忍地转过头来,又像被烫了一样猛然转回头去,看起来很有些脖子被扭之虞。

  杨小千花了点时间,最后还是没忍住,噗嗤笑出声。

  效果超乎想象的卓著。

        前边的那位同学显见的瑟缩了一点,趿拉着自己的凳子又往前蹭了蹭。

        在尖锐的吱啦声里,前座的椅后背与杨小千的桌前离出了老大一块距离。

  “……”

  杨小千撇了撇嘴。他斜过眼去一看,不出意料的看到自己的同位仁兄正杀气腾腾地瞪着前座人的后脊梁骨,看起来像是要将那哥们抽筋剥皮拿来擦地板。

  ……不,应该说是,果然有点太凶了。
  
  
  
 
  2

  杨小千的抱怨并非师出无名。他的同位,于谦,是位新来远江A高的转学生。正如惯常规律一般,入学考试后以各种手段插班而入的转学生同学,在分数上与正常生相比显然有些不大不小的差距。

  在入学后的第一次数学小测上,杨小千就亲眼目睹了这种东西:于谦瞪着那张卷子发呆足发了将近一小时之久。甚至于直到杨小千划着水来哼着歌,七凑八凑总算是将卷子写满,再抬头去瞧时,却发现同位的于同学仍旧在第二道填空题上挣扎。

        ……并且满面凶恶,眼珠一错不错地瞪着那道题的题干,握笔的右手青筋暴起。

        杨小千觉得那根金属质地的自动铅笔好像有点被捏弯了。

        3

  “咔吧。”

  …………原来是真的被捏弯了啊!!

        笔又做错了什么!!!

  “……”

  在自动铅的惨叫声(和杨小千内心的惨叫声)里,转学生猛然抬起头来。

  他与措手不及且满心吐槽的杨小千对视了几秒,试着,和颜悦色地,露出一个微笑。
    

        4

  同时他头顶的青筋还在一跳一跳的。超级恐怖。
  
  
  5

  “你,”于谦慢慢说,然后顿了顿……因为他忘了自己的这个同位叫什么……他决定先跳过这个问题。

  “你,卷子,拿来。”

  “……”杨小千一言不发的投降,瞥一眼在讲台上打瞌睡的监考,面色不变,照办。
    

        6

  好的,好的。你说的都对。你,社会,打钱。

  

  7

  七十五万岁。

  于谦已经神态莫测地原地瘫软下来,目测是由于刚刚紧绷过度导致现在已经没力气改表情了。

  杨小千悄悄把自己八十七的卷子往包深处又塞了塞。

  哎,男……学渣何必为难学渣。

   

  8

  杨大佬无视班内六十三的平均分悠悠然地想。

  嗯,我真是个好人。

  

  9

  于同学心情飘飘欲仙身形端坐如钟地傻坐了半节课,期间一直顶着语文老杨头的和善如刀目光。期间有几分钟他察到了不对,抬起头来,看看老杨头……不管三七二十一先回了一瞪。

  目光凶恶,想吃小孩。

  可以说是铁头本人了。
  

 

  10

  铁头娃本人在下课前五分钟缓过神来,正大光明地戳他同位。

  杨小千:?

  于谦:“……”

  杨小千:??

  于谦陷入深沉的思考。

  “以后我罩你。”最后他认真地说。

  杨小千:???????

  杨小千:……这孩子,有点智障吧。

        适合拿来做汤呢。

  

  
  11

  但是杨小千忍住了吐槽。

        对面是能单手gank金属自动铅的大佬,不能掉以轻心。

  “可我不需要被人罩啊?”他貌似诚恳地开口,准备噎一下自己的暴力狂同桌。

  “你说的有道理。”于谦也很诚恳地回答,“那换一个吧,我不会揍你了。”

        换是个别人这么对他说话现在已经知道花为什么这样红了。

  杨小千一时语塞。

  杨小千目瞪口呆。

  你这个交换条件真(脏话)是让人无法拒绝啊!

  

  12

  老杨头很愤怒。

  老杨头很不忿。

  老杨头满心都是火。

  多少年了,第一回啊!蔑视师长,课上还公然带坏好学生啊!

  这学生必须严肃教育!就在课上落他面子!

  杨老师,杨先生,二十年精品语文课教学记录保持者,看看教室最后边貌似正在亲密聊天的俩人,眼角抽抽,咬牙切齿。

  “第三题,草鱼的眼睛中为什么含着诡异的光?于谦,下面你站起来讲一……”

  “叮铃铃铃铃——”

  ……

  老杨心有不甘狠瞪了刺头儿一眼。

  “先下课!”

  

  13

  “我觉得老杨头喜欢你。”杨小千诚恳地说。

  于谦回看了一眼,竟然真的好像沉思了一下。

  “嗯,我改主意了。”最后他和颜悦色地说,开始嘎巴嘎巴捏手指。

  “要不然我还是揍你一顿吧?”

  “………………………大哥饶命!”
  

  
  

tbc
  

评论(4)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