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一苇

·
·
长夜放歌,我心无长夜。我有永远不会熄灭的灯火。
荒野放歌,我心无荒野。我知道四面都是新兴的宇宙。

那什么的黑夜将至

#阅读警告#
*是官方情报
*全是段子
*我tm就是要讲相声

________
>刘远舟总爱给别人倒茶然后说“招待不周,见谅”的毛病从他当上警卫处头头那时候就开始了,老实喝掉他递的茶会加好感度。

>因为于谦刚来时是半夜,杨小千事实上是叫了七八份kfc全家桶。他叫的实在太多了,以至于最后一次送餐上门的那个小哥几乎是疯的,他认为这小子在玩儿他。

>于谦对甜食保持着一种极为复杂的态度。他认为甜东西非常赞,更喜欢中式点心,但不会常吃。可能是因为他觉得吃甜的有点娘娘腔。

>杨小千对甜食没什么感觉,但他会用一种看起来十分科学的,“我的舌头今天需要它”的态度吃甜东西,因为据说甜食有助于大脑。同样的理由也被他用于解释自己为什么啃苹果上了——苹果据说有助于记忆力。

>于谦除去洗澡之外基本没什么时候放下自己的葫芦,事实上他连洗澡的时候都能来个两口小酒。他拿到这个酗酒的好理由之后大概没有一天是完全清醒的。

>杨小千在试图科学地管理自己的生活,而不是享受生活。他的自律程度让于谦连仅仅是看都会觉得浑身不舒服。他们两人在这件事上维持着完全相反的态度,但很少互相干涉。

>白的弹痕逼疯了好几个有强迫症的圣族,原因是它仔细看来有点偏左。这事最后惊动了温言,并且以白的投降并换了张脸为结局。 因为她威胁称,如果他不这么干,她就把那张脸打扁,来一劳永逸地解决这个问题。

>刘中千第一次试图用发油打理头发好让自己看起来足够稳重时发现自己对发油过敏。刘远舟抢救了这一切,并且全程维持着面无表情……感谢他的超能力。

>知道黄恺靖不可能用自己的超能力去表演跳舞后于谦还显得挺遗憾的。
杨小千指出,这完全是因为他想看超天地七百二十度大回旋,结果差一点被恼羞成怒的于议长从窗户请出去。

>温言常常在选择衣物上感到矛盾。她喜欢能让自己自由活动的衣服,但它们不可能太好看。而那些美丽的,具有蕾丝边缎带和其他装饰的衣裙在她身上几乎不可能维持完整超过五小时。最后白解决了这个问题:他指出远江最大的百货商场在食物被搬空之后已经被抛弃了。
从此温言成为了温暖暖。

>有秘书宣称,张欣怡女神喝醉当晚在小声哭着骂人“直男癌”,对象是远救会现任会长杨小千。然后他遭到了十分富有人道主义的封口。

>经过拼死抵抗最终白没有被叫成小白子。

>温言坚持小李子的头形炮弹形态比圣一的好看多了。

>耿志平的确有喉炎,但他到底为什么能吐出多色痰至今为止还是个未解之谜,据统计(统计人不愿公布身份)展示,他吐的痰色能凑一个五色战队。

>据称刘远舟在刚非自愿面瘫时的某天曾经给自己找了件白大褂穿,戴了副平光镜,拿着个苹果,对镜说“凡人的智慧!”

>方玉在提前退休后磨炼了自己的厨艺,他使用自己能力最常见的场景变成了厨房点火。

>杨冬穿黑色风衣的照片被远救会内部某些人加上了“杨会长cos”的标题在内部论坛发布,收获了至少200个233。

>欧瑞金一天内屠杀的奶瓶数最高为537个,用时8小时。圣族婴儿也是婴儿,那天被搞得十分烦躁的白下命令调了一整批灌了血浆的奶瓶来,并把欧瑞金也一块放进了集装箱。然后事情就是你知道的那样了。

>在听到于谦嗤嗤笑着评论汤韬“中二病”的那几分钟里杨小千差点笑得从半空掉下去。而第二次他从于谦嘴里听到这个词是两人一块看X战警的时候,同时于谦还在往嘴里扔爆米花。那天满心吐槽不知如何发泄的杨小千最后喝掉了一整瓶1.5L可乐以表达自己的悲愤。

>于谦第一次坐过山车是在他和杨家一块出游时。他差点把轨道拆了。

>杨严的确曾经是一个很好的老千,但精的怕横的,横的怕愣的,他完全不敢赢方玉他老妈的牌。同理如他老婆。这就是为什么到最后他总是掏钱的那个。

>胡文超本来想把自己的经历写成小说的,谁知这创意被杨小千抢先了。他退而求其次决定从爽文出发,在初期竟然比《黎明将至》卖的更不错……但这种势头只持续到了远救会亲身下场为止。

>在于谦闹明白自己的名字梗(我是说,讲相声的那位)后,他差点和杨小千打起来。原因是后者知道这事之后努力忍着笑(并不成功)给他讲了郭德纲那个关于剑客的笑话。(内容为:那个剑客啊,他的剑是冷的,他的手是冷的,他的心是冷的,他的血是冷的——哎这孙子冻上了!)

评论(11)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