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一苇

·
·
长夜放歌,我心无长夜。我有永远不会熄灭的灯火。
荒野放歌,我心无荒野。我知道四面都是新兴的宇宙。

“值得。”——对作者温言对酒的访谈

*采访了一下温佬,作为八卦发放
*以qq聊天进行的,所以有点像闲扯
*内里似乎有剧透暗示

*苇:努力假装开朗.jpg
————————————————————

苇子:大家好——欢迎各位来到《黑夜将至》作者专访现场,我是苇子。今天我将采访一下本书的作者,温言对酒大大,争取为各位书友们挖出更多《黑夜》相关的人物八卦,黑历史和创作小细节~您好啊温大佬XD

温言对酒 :苇子你好,请问吧,这样漂亮而且声音又好听的小姐姐尽管提问,问什么都可以(除了女装)

苇子:笑死我了,我也很荣幸能做这次采访啊!我们直入中心吧,当初为什么想到写这样的一本……和起点相比画风不太一样的末世文呢?

温言对酒:我很早以前就想写网文,后来因为各种事情没能写成,但是也一直在看网文。我个人很喜欢无限流和末世流这两种类别,但是末世文同质化过于严重,很长时间没有看到一部新鲜点的作品(几年来只看到一本全球进化),有一天终于忍不住在某本末世文书评区发了牢骚,大意讲的是政府和军队不会如此无能,末世也要遵守基本法,不能把角色都写成白痴,把智斗写成智障(我的语气不算太友好但肯定不过激,长评大部分内容都是放干货摆事实讲道理),结果不出意外,评论回复都在骂我,出现频率最高的一句话是:你行你来写,不行别bb。
emmmmmmm……一怒之下,我就翻出以前的小本本,开始动手了

温言对酒:大概这就是人们说的“我上我也行”……吧?

苇子:233333冲冠一怒为理想型!看来行动力真的很重要啊~我都有点想感谢那几位回复里在骂人的朋友了,不然也许我们也看不到这么有趣的一本小说……哈哈,开玩笑的

温言对酒:我本来也想感谢他们,但想想还是不要了,正是主流读者一味追求爽感,放弃其他一切的纵容做法,导致许多作者放弃思考,太可惜了

苇子:那么,真的上了之后,创作的感觉如何呢?

温言对酒:创作的感觉,很复杂,是指哪方面?

苇子:嗯……首先,在创作的过程中,有没有觉得“好难过啊,写不下去了”呢?

温言对酒:有很多次啊,主要问题还是因为成绩不好吧,上架2800收藏52首订,如果不是有一群可爱的书友一直支持,恐怕本书会坚持写到百万字左右,然后快进然后大纲遁吧

苇子:才52首订竟然能坚持下来,看来温言大大真的很看重我们这群书友~看着书也能帮上忙成为大大的精神支持,很荣幸!

温言对酒:谢谢谢谢~~

苇子:那么,在创作过程中又有什么有趣的事想分享一下呢?

温言对酒:有趣的事情啊,我这个人其实很闷,不过咱们可以讲讲各位龙套或者重要角色呀

苇子 :看来温言大大是个很喜欢自己角色的人,好,那么我们来看一看……请问杨小千这个角色有原型吗?

温言对酒:我喜欢每一个角色,都是我用心写的,有时我也感觉他们真的存在于某个世界中。……杨小千的原型啊,唔,杨小千逗比和刚毅的一面取自于我的好友,另一面有我自己的影子吧(当然我没那么聪明也没那么勤奋,否则黑夜应该每日万更啦)

苇子:那位朋友一定和大大一样是个有意思的人。那么当时为什么要设置于谦这么一个角色呢?是为了形成对比吗?

温言对酒:一来是为主角提供外挂,二来是为了给主角的性格做一个弥补,杨小千很难熬了,总得有个知心朋友,三来是于谦关系到后期一个大剧情,四来,我很想写一段剧情表明一下末世中没有超凡能力的普通人也能靠着脑子和行动力获得地位,这就是于谦和小千前二十章的小剧场了

苇子:噗嗤,这么说的话我这个于谦粉就要抗议了,人家于老师也很拼的啊!也就是说,主角组将会是固定的,是吗?不会出现换地图的情况吧?

温言对酒:有可能会亲自下副本,但换地图是不存在的,自始至终都在地球,更高层次的恐怕现在的我驾驭不住,主角组固定不变,只是因为时间跨度很大,人物变化也是很大的

苇子:竟然还会跨大时期,看来后期的故事会有很大变化!那么远救会里的各位还会出场吗?热血中二青年汤韬,圣母方还有齐家叔侄组都很可爱呀

温言对酒:是的,他们还会出场,包括耍聪明的洛奶妈,喜欢随地吐痰的老耿,主动参军的曾博,痛失战友的程旭这些角色都还会出场。

苇子:啊哈哈哈哈哈随地吐痰耿兵痞我印象很深啊!那么远救会之后就是它的对立面了——说说看圣族好了,白的性格设定是什么样的呢?他是个愉悦犯吗?

温言对酒:从人物表现来看应该有这个成分,不过白作为最特殊的圣族,其实还有其他有趣的当年,比如他对白娜娜存有占有欲,可明明有能力占有她白却选择不闻不问,一心打造圣殿为圣族延续寻找出路。白的内心也是复杂的,然而作为人类我们无法理解他(智商差距太大了)

苇子:这么一看,明明种族是丧尸,他的心思却比我们常人还多……进化真有意思啊,那么作者大大的异位面同位体温女王呢?写她时是怎么想的呢?

温言对酒:真的,这个角色真的跟我没有任何关系,当时写着需要一个名字顺手就写了温言,后来才发现……就像我给于谦取明代名臣之名可是后来才想起如今还有一位于大师……

苇子:啊哈哈哈哈哈这就是写顺手了吧……在写她时想写一个什么样的人呢?

温言对酒:黑夜将至中从没有出现过一个真正随性的角色,所以想写一个,并且为了让她随性于是给她开挂。但最后角色的互动决定结果,温女王最终也不再随性了

温言对酒:ps我并不主观干预角色,当一个角色创造出来并投入到他应处的世界中,那么他的生死就不应该再单纯由作者掌控了

苇子:也就是说,强大者最终也选择了背负责任,这么一种感觉是吗?

温言对酒:是的

苇子:是个令人感慨的故事啊……那么之后圣族还会出场吗?

温言对酒:会的,人类不会轻易放过他们,寻找未来的路还是艰难险阻

苇子:感觉温大大的野心很足啊,好像不止想写“个人故事”——想讲述一个关于什么的故事呢?

温言对酒:一个黑暗中寻找光明的故事,广袤无垠的宇宙星空下,英雄点亮火把照明前路,先辈们牺牲或老去,后辈们接过文明的火炬,代代相传永恒不息,大概就是这样

温言对酒:具体定义的话,就是从平凡到不凡的史诗吧

苇子:哇啊~温大大野心很足呢!

苇子:好的,今天的访谈也快要结束了,最后一个问题。

苇子:您的订阅好像一直有点……嗯……还是有一些低。那么,面对着为了讲一个故事付出了这么多,甚至于回报大概是赶不上付出三分之一的,这么一种困难状况,觉得这样值得吗?

温言对酒:值得啊。

苇子:XDDD……

苇子:很荣幸能为这本小说付钱!好,真的最后一个问题。

苇子:您什么时候穿女装啊?

温言对酒:……

温言对酒:闪现告辞!

评论(5)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