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一苇

·
·
长夜放歌,我心无长夜。我有永远不会熄灭的灯火。
荒野放歌,我心无荒野。我知道四面都是新兴的宇宙。

有幸愚生

#阅读警告#

*本文为《黑夜将至》女性向同人。于谦x杨小千的耽美故事。超短段已结。
*if线:情侣关系。
*本人不对因未看此阅读警告而导致的生理/心理不适负责。
——————————
愚生真有幸,得子今朝伸。

——————————————
在胜利的宣告与欢呼山海般啸于人海中时,年轻的觉醒者议长将他们丢在后边。不习惯于这么多人的场合,他从庆祝会里悄悄溜掉了,同时又因自己好像不战而溃的行动觉得不太妥当而有点古怪的别扭。他向自己的暂时休整房间走,拎着自己酒葫芦的手常常还想举起来倾出一口——他这样做,然后发现它已经空了。

少年人嗤了一声。他心虚似的四下一望。

走廊中空无一人。

似乎没丢下什么个人形象。背了过重偶像包袱的觉醒会议长有些心虚想。对这件事的在意还是他从杨小千那里学来的,身居高位者需要以他们所有能想到的方式保持自己的威信与威严。而杨小千在这点上做的很好。

……杨小千。他又咕哝了一句,带点古怪的笑音。

即使是一个短暂的名字,三个音节,仿佛念诵它时就会在掌中点燃温度。他又轻轻碰了一下自己的葫芦,于是感到心满意足。年轻人感到胸口被这个名字填满了,一种灼烫的温暖感。他想起黑色的尘雾翻滚卷涌煌煌燎燃,像黑色的火焰抑或一卷那个年轻人的精魄。他想起明亮的瞳孔,笑容,呼唤声和指尖,想起滑稽可笑的口头禅,想起那一夜里冰冷的掌心与痛苦但坚毅的面容,——这磅礴温暖的感情是如此的陌生,但它指向的对象却熟悉而安全。年轻人的灵魂一口吞下了它。

他感到温暖,并未自觉地微笑了。

也许。他推开门时想。遥远过去的冰冷回忆像个噩梦,像阳光下的雪似的,消散了,融尽了。传火者议会的议长想起了他前几天看到的散碎片断,来自一本远救会的宣传小册子。

“……并肩作战,何其有幸……”

何其有幸。

他想。

他在我身边。

评论(2)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