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一苇

·
·
长夜放歌,我心无长夜。我有永远不会熄灭的灯火。
荒野放歌,我心无荒野。我知道四面都是新兴的宇宙。

行路难·赠应龙于蜀山面尊前

*《无限恐怖》相关作品

*罗应龙个人向

————————————

行路难·赠应龙于蜀山面尊前

  
君不见,蓬莱一水隔三山,山在虚无缥缈间【1】。

君不见,道途漫漫多艰险,古往今来少人还。

世间多少方寸事,机谋往复志高低。

颠倒英雄古来有,人意天公则怎知。

不如惜取轻蓑【2】意,时序惊心尚坤炉【3】。

太极浑沦才开口,清妙真如皆定分。

天宫帐饮凌云客,花市行歌绝代人。

如此种种皆杳去,水阔山长不见影。

苦淡同甘谁更有,流光万载入无名。

且勿吞惜声,且勿坠离泪。

吞声人断肠,泪倾草实【4】坠。

世事总空覆,天地终为炉【5】。

锻剑使绕指,青萍浸为血。

又闻悟真难,光景电露灭。

我俗竟此曲,此曲能颓山。

立时心断绝,始信天无情。

千江月影筑路长,无明处任转升腾。

方寸是非事皆罢,踏遍浮生莫回头!

  
  
  

【注释】
1:自白居易《长恨歌》,这里指成仙的虚无缥缈
2:轻蓑,指隐世
3:指求道
4:草实,指道果
5:自贾谊《服鸟赋》,“夫天地为炉兮,造化为工;阴阳为炭兮,万物为铜。”
  

【翻译】
你难道不知蓬莱仙山传说的虚无缥缈吗?
你难道不知求道之路的漫长,艰难和曲折,古往今来成功的人极为稀少吗?
在那小小的蛊瓶子里,竟然还有如此之多的机巧谋略试图争出高低,多么可笑啊。
将英雄豪杰颠倒为小人恶徒的事,古时早就已有了。人心的险恶,天公都不可能看穿。
为什么不珍惜自己曾经那轻装上路,一心求道的从容心情呢?既然看清令人心惊的那世界,就留下来吧,在求道悟真,清谈玄理中平静度过这一生。
你看那浑沦深邃,包含世间所有至理的太极图,正是它开言立意,将种种玄奇定得分明。
你再看,那曾经在天宫支帐痛饮仙酿,凌云而立,意气风发的才子们。你再看,那径于花丛之中且行高歌,风华绝代的奇人们。
如此这般的惊才绝艳,意气风发之辈们,纷纷都消失了。水长山阔,谁知他们最终葬在了哪里呢?
能同你共尝苦难也能共受福祉的人,哪里是好找的?曾经那样多耀眼的传奇们,都纷纷流星般陨落了。
(……啊,我不再劝说了。)既然已经做下离开的决定,就不要掩盖自己的哀伤离别之情!但也不要为此太过悲伤,以至于落下泪来。
掩盖哀伤的心情只会让自己痛苦。但倘若只顾哀伤哭泣,(就不可能锐意进取),草实就会提前坠下。
要知道世间的事大多空有努力而无回响,要知道天地为炉,炼人无算,不要为之怨恨。
看你重新锻造你的佩剑,令它光可绕指,青色中浸出你鲜血的光泽,多么辛苦。
我又听说入世后,悟道就更难做到了。时间像闪电般,晨露般飞快的消失,干涸。
我终究是个不会以深刻话语来劝你的浅薄人,离别的寄语也就到此为止。但这些字句中蕴含的感情,能将山峰压倒。
站在那里看到你听我劝说的样子,我就明白你的心情,而断绝了要你留下的想法。直到这时,我才真正相信了天道(命运)的残酷无情。
看那千千江上万片月影连成的长路,即使延伸至无名的遥远荒凉之处,月光仍旧在那里跃动,升腾。
将对此处的是非,衷情与留恋都抛却吧,这世界于你也只不过是小小囚笼。你要踏遍万千世界,万千浮生,莫要留恋,莫再回头!

 
【背景解说】
这首诗是罗应龙已经做下了回到轮回世界参与最终之战的决定后,他的某位师姐/师妹为劝说他所作。

评论(1)

热度(9)